当前位置 : 首页 》新闻咨询讯 》行业资讯
民主党派“两会”建言:统筹规划基建项目 防范地方债风险
阅读数:27

  “‘监管沙盒’作为一个‘安全空间’,通过柔性管理打造包容审慎的监管工具,为新兴的金融科技创新提供空间。”

  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是三大攻坚战之一。按照部署,2020年是这一攻坚战收官之年。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发现,民进中央、民革中央、民建中央等民主党派和全国工商联,均拟向全国政协大会递交“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完善金融监管”相关的提案。如民革中央提出,在国家层面设立金融风险管理与压力测试中心;工商联建议,应尽快在我国实施“监管沙盒”制度。

  防范地方债风险,也为重点内容。民建中央的一份提案称,地方政府债务特别是隐性债务较为严重,而且在疫情影响下,各级政府财政收入下降明显,资金较为紧张。相应地,需要统筹规划好基建项目。

  加强金融监管

  化解金融风险已成为近年来的主要工作。2017年10月,十九大报告首次提出了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精准脱贫、污染防治三大攻坚战。其中,金融风险是最突出的重大风险之一,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攻坚战是重中之重。

  中国人民银行去年发布《金融稳定报告(2019)》披露了时间表:2018年边制订攻坚战行动方案,边落实各项工作举措,已实现良好开局;2019年承上启下,全面、纵深推进各项任务部署;2020年是攻坚战收官之年,力争从基本完成风险治标逐步向治本过渡,完成攻坚战的既定任务。

  “伴随我国全面扩大开放进程,一些国家的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调整形成了风险外溢效应,可能对我国金融安全形成外部冲击。”民革中央关于成立金融风险管理与压力测试中心的提案称。

  该提案还指出,国内中小金融机构、地方金融业态的风险也有所暴露,P2P“爆雷潮”、私募“失联跑路”、包商银行、锦州银行等事件为金融风险防范敲响了警钟,充分表明我国部分金融机构风险意识薄弱、抗风险能力低下,在经济环境出现不利变化时,无法承受风险冲击。

  在此背景下,上述提案认为,加强和优化压力测试机制对于当前时期我国防范金融系统性风险具有重要意义。民革中央建议,在国家层面设立金融风险管理与压力测试中心,参照美国压力测试(CCAR)等做法,科学衡量不同经济情景下金融体系的稳健性和抵御外部冲击能力,建立预测预警机制,形成有效应对预案。

  比如,对宏观经济因子,如GDP增速、就业率、利率、消费物价指数等进行不利情景分析,构建仿真的压力情景来测试金融体系的风险容忍度;对金融监管的节奏和力度进行压力测试,对加强监管可能产生的后果做到心中有数。

  民革中央还表示,除了优化对银行保险业压力测试外,建议扩大纳入压力测试的金融机构主体,将证券业、私募、地方金融机构、互联网金融、支付结算等主体均纳入压力测试范围,对其资本金、流动性、风险指标等做一些特殊的监管要求。

  工商联则在关于尽早推出“中国版沙盒”加快金融监管机制创新的提案中称:“在争夺金融科技制高点的同时防控金融风险,是当前全球金融监管机制面临的共同挑战。目前来看,‘监管沙盒’制度已成为全球监管制度创新的最佳实践之一。”

  因此,工商联建议,应尽快在我国实施“监管沙盒”制度。可在北京、上海、浙江、广东、重庆等金融科技创新基础较好的地方先行先试。各地区可以发挥地区特色,比如上海可以以临港新片区为主,重点测试跨境业务相关的金融科技创新。

  提案称,我国的金融监管主要是中央事权,地方试点需要在中央金融监管部门的指导下进行。在入口端,地方制定的“监管沙盒”工作方案和实施方案应报金融委授权同意;在出口端,对于需要申请金融牌照的业务,金融委结合地方上报的测试评估结果和是否纳入监管的建议统筹决定;两端之间的工作,包括方案的具体实施和项目评估,建议充分发挥地方的自主性和灵活性。

  “‘监管沙盒’作为一个‘安全空间’,通过柔性管理打造包容审慎的监管工具,为新兴的金融科技创新提供空间。可参照国际经验,设定条件和范围,建立容错机制,进一步观察,防范风险、促进创新。”全国政协委员、原保监会副主席周延礼表示。

  统筹规划好基建项目

  近年来,地方政府债务规模迅速增长:2019年6月突破20万亿,7月突破21万亿。2020年1月突破22万亿,4月突破23万亿。财政部5月11日披露的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4月末,全国地方政府债务余额230402亿元。

  财政部副部长许宏才4月3日在发布会上表示,总的来说,我国政府债务的规模这些年有一些增加,但是增加的幅度是可控的。如果以债务率衡量地方政府债务水平,2019年地方政府债务率为82.9%,低于国际通行的警戒标准。

  考虑到今年财政收入下降及地方政府债务余额快速增加,今年地方政府债务率将会显著提升。此外,上述规模仅包含了纳入预算的债务规模,而规模巨大的隐性债务尚未计入。民建中央拟提交的关于稳定和有效扩大基础设施投资的提案直言,地方政府债务特别是隐性债务较为严重。

  隐性债务主要投向基建领域。民进中央拟提交的关于统筹谋划大型基础设施建设、防范和化解债务风险的提案分析称,大型基础设施目前几乎都是在政府的强力主导和推动下进行的,无论是财政直接投资,还是各类投融资平台,都直接或间接地以政府为依托。一旦经济增速下降、地方财政收入增速放缓,都将进一步加大地方政府性债务和潜在的金融风险压力。

  Wind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GDP增速为-6.8%;1-4月累计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62133亿元,同比下降14.5%。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尚希表示,地方债的风险并没有真正化解,还是搁在那里。本来寄希望于用时间来慢慢化解的,可疫情来袭,没给我们这个时间。现在地方政府被压得喘不过气来,只能东挪西借、东拼西凑。

  为范防地方债风险,民进中央建议,应规划先行,统筹谋划大型基础设施建设。理顺综合交通协调体制机制,强化高铁、城轨、高速公路与地方公路干线和城市道路、地铁的统筹衔接,强化对基础设施布局的规划引领,从源头上避免浪费。

  民进中央还建议,强化风险意识,防止发生“灰犀牛”事件。要摸清情况,早作识别,制定防范风险的工作预案,加强部门之间的协作配合,对出现的风险苗头,采取有效措施妥善加以解决。

原文链接:http://finance.sina.com.cn/roll/2020-05-22/doc-iircuyvi4358283.shtml